京都动画纵火案背后:动画产业的强大与脆弱

行业新闻 2019-07-19

2019年7月18日上午10点30分前后,几乎所有的“二次元”文化讨论平台都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有关京都纵火案这一惨剧的信息,并以几乎前所未有的热度展开了讨论。但作为一个也在圈群内摸爬滚打不少年头的参与者,笔者衷心希望永远没有这样的“盛况”。

对于许多并不太关注动画的人来说,京都动画公司或许是一个陌生的名词,远不如吉卜力那般令人印象深刻,但从圈内人的角度来说,它在过去的十余年间,几乎代表了日本动画番剧的最高水准,至少在镜头语言层面。现在,它的历史极有可能面临终结。火灾发生近20小时后,大火才终于被扑灭。目前,此次火灾已经导致至少33人死亡,是平成时代以来遇难人数最多的纵火案。

本文有两个目的:其一自然是哀悼京都动画公司在这次袭击中的死难者,在此之外,也希望能够通过对京都动画和这一行业的现状的阐释,展现一些日本动画的闪光点与艰难的处境,从而减少现实中很多人对日本动画的误解和偏见 。

京都动画为何如此受欢迎

京都动画被粉丝昵称为京阿尼,主要从事电视动画(番剧)和剧场版动画(包括一部分动画电影)的制作。这家公司创作的作品主要描述青年人的日常生活,唯美的背景和精致的画面是最大的特色,代表作包括《凉宫春日的忧郁》、《轻音少女》等在本世纪拥有极高影响力的动画系列,在青年动画爱好者群体中拥有相当高的地位,其公司本部也是无数国内外动画爱好者“圣地巡礼”的重要场所之一。不同于业界主流的追求产量和商业效益,京都动画一直坚持着精雕细琢的创作原则,以每年一至两部动画番剧或剧场版的“低效率”,保证了作品在画面、镜头语言层面的超高质量。也正因此,18日的惨剧在无数动画迷看来,是日本动画乃至人类动画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或许没有之一。

京都动画相比于其他公司在画面上有明显的领先,是源于其自身具有的五大核心优势:原画师水平更高、完善的人才培养机制、更为稳定的薪资待遇、更高的制作独立性、团队更为稳定。

京都动画作为远离东京首都圈的动画公司,聚集了大量非首都圈动画人才,其中部分画师是不适应首都圈过于激烈的竞争和快节奏的生活,京都动画相对稳定的组织模式对其具有很强的吸引力。聚拢了大批人才的直接结果,就是京都的许多原画师拥有远超其他公司同级别画师的水平,相当一部分在京都担任原画师的创作者在离职之后,往往能够迅速在首都圈动画公司担任作画监督(比原画师高一级)。京都动画旗下设有京都动画专门养成学校(京都アニメーションプロ養成塾),学校设“动画制作(アニメーター)”、“美术·背景(美术?背景)”两科,目前已招收27届学生。学校的讲师基本都是京都动画的工作人员,比如木上益治、北之原孝将等业界享有盛誉的创作者,而毕业生中的相当一部分,留在了京都动画。京都动画还提供了稳定的薪资待遇,日本动画原画师的薪酬分为两类,一类是首都圈的计件工资制,原画师的收入主要取决于其完成的原画数量;另一类则是京都动画提供的固定工资制,原画师没有完成原画的数量要求,可以在单张的画面质量上投入更多精力。与固定工资相匹配的,是京都动画业内最高的配套福利待遇,两者相结合,使得京都的原画师基本没有后顾之忧。并且,京都动画是业内罕见的极少将制作任务外包给中韩小公司的制作方。在京都动画的制作过程中,从原画绘制到背景、上色,几乎都是由公司内部员工完成,因此从源头规避了外包公司制作水平不足带来的画面质量缺陷。通过高薪资高福利,最大限度避免了上升困难带来的人员流失问题,制作团队的人员比较稳定,很少有变化。在长期共事之后,各部门工作人员彼此十分熟悉,非常有利于交流沟通。据京都动画的监督石立太一在一次采访中所说:“就京都来说,京都动画对于作画的这一部分,把所有和动画有关的工作人员聚集到一起,随时随地可以进行交流,画面怎么处理。也就是说整体的画面有各部门同时协调产生最好的效果。”

当为数众多的业内精英以合理的组织形式共同完成一部作品,且工期和资金都十分充裕时,没有外界压力的他们能够充分专注于对作品本身的雕琢。相比于首都圈的激烈竞争,远离纷争的他们也能够在相对稳定的生活中保有最初投身动画时的追求,尤其是在艺术性层面的追求。京都动画之所以能够始终在业界拥有“剧场版级别作画”的口碑,和广大创作者对动画在艺术层面的追求是分不开的。

京都特色:炫技而又妥帖的细节刻画与技巧运用

单纯以动画所用原画数量的张数论,部分财力雄厚的公司如A1-Picture(后简称A1)或许能够和京都并驾齐驱甚至犹有过之。就像2019年1月由A1出品的动画《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中第三集的ED片段,由于A1的母公司Aniplex株式会社是作品的第一投资方,他们获得了足够的资金和权限,因此使用了超过2000张原画,用于完成剧中女性角色藤原千花的个人独舞。在不足两分钟的时长内,作品消耗的原画数量甚至比大多数作品一集20分钟的消耗量更高。但尽管如此,观众同样只会感慨于A1的资金充裕,感慨于这段ED的流畅和细腻,而并不会对它的制作予以太高的评价,尤其是同样经费充足画面优秀的正片部分,这与2018年铺天盖地颂扬《紫罗兰永恒花园》制作水平的场景堪称天壤之别。

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A1在这段内容中过于直白的炫技色彩。文学形式如诗歌,文化形式如电影,炫技都是其中极为正常的组成部分,在动画中也是一样,但炫技不应当成为主体,而应当是一段言之有物的内容中的“加分项”。在这一方面,A1的做法显然是不成功的,他们顺利的让这段ED走红,不论是在中国还是日本,都有大量的观众对此表示喜爱,并有为数众多的粉丝围绕这一ED展开二次创作,但这并没有顺利带动作品的人气提升。在近期公布的销量数据中,《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的动画首卷销量仅仅略高于被众多观众批评画面质量差的《五等分的新娘》。

京都动画在这方面与A1是存在一定的类似的,但京都在大多数情况下更好的把控了炫技的度,尽管也有批评之声,但总体是正面评价。从制作风格上讲,京都新生代制作团队以女性为主,整体特点体现于细腻——作画的细腻精致、情感的细微刻画。相比于其他公司经常使用的大幅度的语言、动作描写,京都动画更善于从神态和“小动作”着手,并兼以环境的侧面描写,在完成人物形象立体化的过程中有着极为明显的优势。

买马8期开奖结果高手